殖大户惊现138亿亏损,2021最大骗局再次发酵,最火赛道也曝出50亿损失,影响多大?

时间:2022-01-22   阅读:170

温氏股份1月21日晚间披露业绩预告,2021年预计亏损130亿-138亿元,上年同期盈利74.2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摊销股权激励费用约5亿元,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初步计提了减值准备约25亿元。这是继2017年乐视网之后,创业板再现130亿级别的年度巨亏。比较有意思的是,去年八月份之后,养猪行业的股票表现普遍不错。

另外,2021年最大的骗局:专网通信事件似乎仍在发酵。周五晚间,瑞斯康达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2亿到-8.5亿。全资子公司北京深蓝迅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所从事的专网通信业务,在报告期内出现了客户付款逾期和供应商供货逾期的集中违约行为,相关应收账款和预付货款存在无法收回、存货无法足额变现的风险。

令人意外的是,航运这条疫情期间最火赛道也出现了业绩问题。中远海能公告称,预计二〇二一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9.20亿至-51.20亿元。

温氏股份彻底“放飞自我”

1月21日晚间,温氏股份披露的这份年度业绩预告有种彻底“放飞自我”的感觉,因为其亏损的额度已直逼2017年的乐视网。

温氏公告,2021年预计亏损130亿-138亿元,上年同期盈利74.2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摊销股权激励费用约5亿元,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初步计提了减值准备约25亿元。

从该公司业绩出现断崖的原因来看,主要有三个:

1、毛猪销售均价17.39元/公斤,同比下降48.18%。报告期内,生猪价格大幅下跌,同时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公司外购部分猪苗育肥、持续推进种猪优化等因素推高养猪成本,公司肉猪养殖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出现深度亏损。

2、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肉鸡11.01亿只(含毛鸡、鲜品和熟食),同比增长4.76%,销售肉鸭(含毛鸭和鲜品)5,797.89万只,同比增长1.85%。报告期内,养禽市场总体行情有所好转,公司养禽业生产成绩连续多月维持公司历史较高水平,虽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而拉高养殖成本,但公司养禽业务整体有盈利。

3、报告期内,公司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有关规定和要求,摊销股权激励费用约5亿元,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初步计提了减值准备约25亿元(最终数据以审计报告为准),同时,公司为应对行业低迷期而增加融资,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加。

去年9月1日之后,养殖板块整体涨幅接近40%,巨星农牧更是在五六个月时间之内接近翻倍。市场普遍预期,猪肉价格可能在今年一二季度见底。然而,从温氏股份的业绩表现来看,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温氏的业绩对于养殖板块而言,亦可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整个行业可能还需要更多时间去修复。

2021年最大骗局再酿惨案

另一个雷则来自瑞斯康达。据该公司披露,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2亿到-8.5亿。

从业绩亏损的原因来看,主要是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深蓝迅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所从事的专网通信业务,在报告期内出现了客户付款逾期和供应商供货逾期的集中违约行为,相关应收账款和预付货款存在无法收回、存货无法足额变现的风险。

针对上述经营风险,公司结合专网业务实际情况和相关诉讼进展,基于谨慎性的原则,并经过严格的减值测试程序,报告期内计提与专网业务相关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预期信用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43710.84万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人民币41463.69万元,合计计提人民币85174.53万元的减值损失。

此前不久,上实发展公告,经公司初步自查,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子公司上实龙创未经审计的应收类款项合计约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该类业务所涉及的应收类账款可能存在不可收回的风险。证券时报E公司曾报道称,上实龙创部分下游客户与此前专网通信骗局中的爆雷客户重合。

2021年5月30日,上海知名国企上海电气突然公告称,87亿应收账款爆雷。随后,一个以“专网通信”业务为幌子的隐蔽融资性贸易网络浮出水面,十余家上市公司卷入该事件。从5月30日到7月28日不到2个月时间内,上海电气、宏达新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等8家上市公司接连发布“爆雷”公告——专网通信业务出现重大风险。汇总统计,8家上市公司合计的可能损失金额高达240亿元。最终的累计金额可能超过900亿元。堪称2021年揭开的最大骗局。

航运业竟然出现大亏损

前有长荣航运发放40个月年终奖,后有中远海控的超级增长,可以说,疫情期间,航运这个赛道是事实的最火赛道。然而,奇怪的是,中远海能年度业绩居然出现了亏损。

中远海能公告称,预计二〇二一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9.20亿至-51.20亿元。

中远海能表示,主要原因是,2021年,新冠疫情的反复扰乱了全球经济活动,石油消费需求受到抑制。同时,石油商业库存的持续消化进一步拖累了石油运输需求。运力供需结构矛盾导致国际油轮运价持续在低位徘徊。超大型油轮(VLCC)TD3C(中东-中国)航线全年平均等价期租租金(TCE)为-518美元/天,同比骤降48,697美元/天、降幅101%。国际政治、经济中不确定性因素压抑了市场提振动能。为实现本集团在复杂经营环境中“跑赢市场、跑赢同行”的年度经营目标,集团采取了超低速航行、精细化燃油采购、创新经营模式等多项有效措施,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但是,由于2021年度内持续低迷的国际油运市场和后疫情时期防疫成本的刚性增长,仍严重影响了本集团的经营业绩。报告期内,中远海能对94艘船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约人民币49.6亿元。

记者翻阅了该公司三季报,三季度业绩下滑86%,这跟我们印象当中的航运业有所不同。其实对比中远海控的主营来看,两者还是有很大差别。前者是海洋货物运输,主要包括中国沿海地区和国际油品运输以及以煤炭为主的干散货物运输。后者是提供集装箱航运、干散货航运、物流、码头及集装箱租赁业务。也就是说,有集装箱的才能赚到钱。与中远海能业务类似的还有招商南油,该公司三季报同样下滑81%。

责编:战术恒


上一篇:施瓦辛格洛杉矶遭遇车祸,事故造成一人受伤

下一篇:北京丰台怡海花园发现一核酸检测阳性人员

网友评论